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聂卫平:艾克森联赛踢的特好 一跟国足混马上就完了

聂卫平:艾克森联赛踢的特好 一跟国足混马上就完了

2019-11-16 08:30:48 来源: 体坛新视野

昨天,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有棋圣之称的聂卫平来到天津,参加“寻找围棋小先锋”全国青少年围棋公开赛的推广活动。众所周知,聂卫平是一个资深球迷,他年轻时经常抽空去工体看比赛,还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有关足球的言论。昨晚的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中国男足以1比2负于叙利亚队,赛后国足主帅里皮正式请辞。尽管没有看这场比赛的直播,但对于中国足球,聂卫平还是有话要说。

“今天我在车上听我们道场一个小姑娘问我球看了没有,我当然没看,我知道看和不看结果是一样的,中国队是肯定输的。现在中国这个足球是胆越来越大,原来说是在亚洲踢10强赛,现在已经退到了40强,都40个了,那还叫强嘛?再冲不出去,胡同队你是不是能赢啊?人家叙利亚还在打着仗,中国队不仅赢不了,也平不了,结果还输给人家,太不靠谱。”

在聂卫平看来,如今的中国足球与他年轻时候相比,退步非常明显。作为一位资深球迷,从前聂卫平经常会熬夜看球。1985年,聂卫平曾直接找到有关部门,希望国家能重视足球,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过,随着中国足球每况愈下,老聂也早已没有了当初那份激情。两年前,老聂曾和自己的弟子古力、常昊一起参加过一个网络节目,当时,老聂就坦言,他已经很久没有熬夜看中国队比赛了。

“要说怎么能让中国人不舒服,上火生气的话,只有大家一起交流一下中国足球了,现在生活压力太大,你得让中国人都骂一骂,这个时候国足出来了让大家骂一骂正好,这就是大家生活的添加剂。”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聂卫平对于国足的批评,其实恰恰说明棋圣内心深处还保留着对中国足球那份深深的惦念和挂牵。对于中国足球开始走归化之路,老聂也有自己的看法。

“有外国人来踢并不是坏事,只要世界上别的国家允许,我觉得中国也不应该禁止,只要对国家有利,我觉得就是可以的,但是我觉得中国足球是个大染缸,本来人家挺好的,到中国一踢也变成水军了。埃尔克森,你看他在联赛里踢得都是非常好的,确实很厉害,跟中国队混着一踢马上就完了,他在恒大的时候,别的外援给他有力的支持,在上港的时候,有奥斯卡、胡尔克给他支持,现在他单打独斗就完全不行了。”

对于归化球员加入国足,聂卫平持支持态度,但他同时指出,一两个归化球员并不能改变国足日渐羸弱的现实,本土球员的人才匮乏和素质不高才是中国足球问题的根源所在。

“搞足球的越老踢得越好,足球的风格和水平都是达到顶尖的水准。越年轻的越不像样,你看这些年轻的踢球的,严格的说,从他的道德品质就远远不如原来那些老的,都没法看了。干什么事,你比如我们下围棋,最开始学的就是怎么学好做人,你才有可能下好围棋,做人都做不好的肯定下不好围棋,他们做人都做不好,根本就踢不好球,什么恶劣的动作都有,太多了。”

尽管没有观看中叙之战的比赛直播,也不了解国足主帅里皮赛后发布会当场辞职的具体情况,但是当老聂得知比自己大四岁的里皮最终选择挂印而去时,他并没有对银狐的举动感到惊讶。

“里皮辞职那是没办法,你主要球太臭啊,人家没法干了。中国足球是没办法了,已经烂到根上了,但是也奇怪,它总有非常强的生命力,你踢得这么臭,还是有老百姓喜欢看,虽然我们昨天没看,但是我相信看的人还是很多,我估计绝大多数看的人都快晕倒了。”

此前,聂卫平曾多次点评中国足球,直戳痛点。今年第三届中国杯比赛,中国队遭遇了两连败,首战0-1不敌泰国队,次战0-1不敌乌兹别克斯坦,其中对阵乌兹的比赛中,更是出现了让人愤怒的恶劣犯规,导致对方球员严重受伤致赛季报销。聂卫平表示,“这些人踢的太臭了,可以直接让法庭抓走了,纯粹给中国人添堵,太不像话了。如果中国足球多几个会下围棋的,我们的水平就能提高了。如果当这些球员有了围棋的大局观,永远眼睛看着全场,那么中国足球水平可以翻几个跟头了,这个确实球员思路各方面太窄了。”

今年黄石邀请赛上,希丁克率领的中国国奥0比2不敌越南。聂卫平说道:“国奥输给越南队啊?胆太大了,谁都敢输。输给越南队有点不像话,下次该输柬埔寨了吧。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2015年丝绸之路国际城市围棋联赛举办之际,聂卫平谈到中国足球,表示:“推广围棋并不是一定要出顶尖人才,而是可以激活人的思维,无论对个人还是国家和民族都是有利的,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行,就是缺乏大局观。”

2014红牛桥牌世锦赛期间,谈及一瓶孤品黑瓶茅台酒时,聂卫平表示:“为中国足球喝了,非常冤枉,2001年的时候,世界杯出线后喝的。这事儿答应他们太草率了,没想到中国足球这么不争气。我愧对送我酒的这个领导对我的关心,这瓶酒是孤酒。我后悔的是,哪怕自己喝了也好啊,最后给了中国足球。我早年跟戚务生和容志行一起,喝到兴起时就答应了,当时觉得挺容易的,没想到,说完这话20年之后才喝了这瓶酒。”

本文来源:体坛新视野   责任编辑:李思明_ BJS2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