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主坐》。

一天不停的去寻找,神算子没有找到修罗,张道一也没有找到那个鬼的化身,校园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自然。

夜幕降临,下班之后的吴天再次来到了育英高中,坐在教学楼顶端的神算子大老远的就感受到了吴天的气息。

而在学校门口,吴天遇到了熟人,之前电视塔遇到过的老同学李可爱也来到了这里,而且还带了不少设备,一共四五个人,看样子应该是来搞节目的。

李可爱也看到了吴天,进过上次电视塔的事情之后,李可爱所有的记忆和痕迹都被现世抹除,在他看来,这是第二次见吴天。

但虽说记忆被抹除,但是还留下了少许后遗症,李可爱还是被分到去探索奇闻录,找寻超自然力量的痕迹。

之所以来到这里,主要还是因为奈何桥的原因,很多学生在夜里走过奈何桥之后,都消失了,虽然都被及时寻找,但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但为了学校声誉,这些消息一直以离家出走,压了下去。

为了提升电视台的热度,李可爱特意来到这里,就是打算走一走这座桥,作为科学主义的他,决定一探究竟。

“呦,小可爱!”

“吴天,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到李可爱身边和她打了个招呼,对于吴天突然在这儿,李可爱很诧异,两次都是在这种地方,存在超自然力量的地方。

“我…我应该是来找人的,你们这是来做节目吗?”

修罗从意义上理解,应该算是人,没错的。

“嗯,上次的节目拍到了一些东西,虽然不太清楚,但是节目可以继续做下去,而且热度还不错!…先不聊了,我先去准备了,晚上要去探索功名桥了!”

“嗯, 你们去吧,小心点儿!”

桥上的东西已经被神算子排除,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哈哈哈…你还当真了,我们就是走个流程,我们有自己的鬼的!看那边…”

李可爱听到吴天的关心,不禁笑了起来,指了指另一边正在装扮的演员。

“你们这…”

“嘘,不要告诉别人,这可是内幕啊!”

吴天眼睛微微眯起,虽说是演员,但鬼的存在于否,吴天可是知道的,这样怕是会引出真的鬼出来认亲。

“嗯,不过还是小心点儿好,出现什么状况就给我打电话!”

学校这个时候正好快要下课,修罗若是离开校园的话,那个结界必然会消失。

远远的就能看到,神算子已经从教学楼出来了,朝着吴天走了过来,随着铃声炸响,熙熙攘攘的学生从教学楼里涌出,从神算子的身边绕开,纷纷注视这学校内本不该有的奇怪瞎子。

“瞎子,还没炸到啊!”

李可爱去准备了,吴天站在校门口感受那结界的状况,不时的走进走出,神算子将天道竹竖着插在地上,等待其对修罗产生反应。

一瞬间,结界消失了,天道竹却无动于衷,神算子和吴天同时看向了校园内,寥寥无几十几个人,和吴天有过同牢之缘的

然而,很快的,他的眼神就再度變得陰沉起來:“不過我卻要提醒你一句,不要以為你這樣做就有效果了。我已經準備在你們這里開一家公司,到時候,就有你好看的了!”

此話一出,他也就不再想要和林肖廢話,直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希望林肖能夠離開這里。

而林肖呢,也不打算跟他廢話,直接轉身,揚長而去。

林肖來到了停車場,看到李玉龍的車子居然還停在那里。

他直接拉開車門,坐在了副......

”这对她说来,本是段刻骨铭心条死路,叁面俱是直壁削立,唯公主坐

話說侯明珠聽見葉天成開了個園藝,他心里面就在嘀咕,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讓蘇家的人幫他一把,但是他還是覺得這小子根本就沒有能力做生意,很快就會將這錢敗光.

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事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在玩在笑.

話說時間如流水,一切轉瞬而逝,15天過去了,按照約定要跟他送梨子過去,因為村里沒有交通工具,只能騎著毛驢.

“我說你真的是太埋汰了,騎著毛驢去干市里面,你不怕交警把你抓住?”小胖子成了他的馬夫,在前面牽毛驢走著。

這家伙走路的樣子就像一個鄉下的農民,根本就不會穿那一身好衣服,在小胖子的眼里就是這么想的,也就是這么看的,當然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一個傻瓜,知道的人才知道他是一個千萬級富翁,這一次進城,準備買一輛皮卡,因為皮卡可以送貨也可以拉人,這多好。

但是小胖子之前跟他商量的時候要買一輛好一點的車,最少不要后面帶一個小斗,那樣太沒品位了,1000萬的人就應該有1000萬人的樣子,但是葉天成覺得自己在1000萬還不是自己的,還沒有賺到很多錢錢都享受,這也太讓人埋汰了,先要過苦日子,然后才能享受好日子,也許這種說法太讓人覺得沒意思,但祖祖輩輩都是這么過來的,他也覺得祖祖輩輩應該留下來的東西就是好東西,應該珍惜,所以兩個人之間又在為這種小事情而吵架,并且吵起來就是不亦樂乎。

“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我太失望了,有時候我就覺得自己跟著你做小弟真的是瞎眼了,如果還能時光倒流的話,我寧愿去跟小狗做小弟。”

在前面拿著毛驢走的小胖子很不樂意,因為憑什么他走路而葉天成騎著毛驢走?

“因為我是老大,你是小弟,小弟就要有小弟的樣子,你什么時候看見皇帝沒有皇帝的樣子,像一個大臣的樣子?”葉天成非常高傲的對小胖子說道,小胖子,聽見葉天成的話,皺了眉頭說道:“當然皇帝沒有皇帝的樣子,我也在歷史書上見過,那就是皇帝走向沒落的時候,還不如大成呢。”

“你這話是要殺頭的,作為皇帝有生殺大權,隨時可以把你腦袋砍掉。”

兩個人就這樣吵吵鬧鬧的,不知不覺走到了縣城,因為有人說話的緣故,根本就不覺得累,當走到縣城的時候,小胖子才覺得身上痛得不得了,他大大的罵道:“我你個大爺的,這樣子就哄我走,到了縣城把我累死了。“

感覺到全身酸痛的小胖子,現在后悔死了,葉天成見他上當了,不由得哈哈大笑:“你跟我混。當然就要對你負責,你這一身肥肉需要減下去。”

說到這里的時候,她不由得肚子咕咕作響,而且好像要拉屎一樣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這兩天總想拉屎,那是因為葉天成給他放了梨子在飯菜里面,而不知不覺的吃下去了,而且這梨子對于胖人而言是非常瀉火的,就跟大黃一樣,只要吃了就會拉肚子,看見他這么狼狽,葉天成并沒有將這件事情說出來,而是藏在心里面。

這家伙非常生氣,但你卻我很無奈,有時候想一想,真的是不應該被小胖子這么壞,畢竟這幾天做什么事情都是他來做,自己像一個大爺一樣躺在那里就等著吃飯,所以現在也變成很后悔自己當初對他那么壞。

就在他們進縣城之后,不久的一會兒交警看見路上有人在騎著牲口走路,所有人都傻眼了。已經十幾年沒有人騎著毛驢上縣城了,因為畜生這種東西很不好管理。

他可不像人一樣懂禮貌。

他們被交警攔住了。因為攜帶牲口進城是不允許的,所以他們只能原路返回,哪里來回哪里去,這是交警隊他們說的,但葉天成不想回去。

就在他們僵持不下的時候,一輛紅色的轎車在邊上停下來,車窗搖下來,露出一張美麗的臉蛋,那是侯明珠的臉蛋,他看見葉天成騎著毛驢拿了一款梨子進城,皺了皺眉說道:“你還不滾回小何村去,別在這座城市里丟人現眼。”

“我丟什么人像什么人,我跟你有什么關系,我早說了我要跟你退婚。”

交警聽見了,葉天成的話不由得睜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女人曾經是他的未婚妻。

“你算什么東西,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說這種話,你不知道只有我們侯家說這種話,你沒有權利說這種退婚的話?”

“不知道,但是我不是東西,我是一個人,你應該對我尊敬一點!”

“呵呵呵,別人給你投資了1000萬,你翅膀就硬,區區1000萬在我們侯家眼里不過是9毛1毛。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我們回家隨時一腳把你踢飛。”

侯明珠氣得不得了,他不明白眼前這個男人為什么那么傻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不過是別人可憐他,投資了他1000萬而已,再說了,人家也不打算要回來1000萬就打算打賞乞丐而已。

“要不了半年我就會超過你們侯家,你們回家那個時候跪著求我,我都不會對你們有半點看法,或者說,我早就想跟你們和家長關系,只是我這幾年隱忍不發,求的就是有翻身之日,這一天,幸好不下百。

一幅幅裝裱精美的古字畫陳列在玻璃柜子里,像是玉器和其他雜項的東西,就擺在了中間一個‘金字塔’樣式的博古架上。

僅僅是掃了一眼,江遠就發現這里面大多數東西都在散發微弱的光暈,比外面地攤上的東西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看到江遠進門,一個姑娘快步走了過來,見江遠穿著舊的軍大衣,懷里還鼓鼓囊囊,便笑著開口:

“歡迎光臨,先生是有東西要出手?”

江遠笑著點點頭,“你們老板在嗎?”

這姑娘帶著江遠在桌邊坐下,又斟了杯茶才笑答道:

“先生稍等,我們老板正在樓上談生意。”

江遠卻沒想到自己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茶都喝了兩壺也沒見到‘佳寶軒’的老板。

那姑娘見江遠面露不悅,連忙給江遠添茶。

“再喝就憋不住尿了,”江遠眉頭一皺,“你去和你們老板說一聲,就說我手里的東西是一件龍泉窯青瓷,梅子青的。”

這姑娘不好拒絕,沿著樓梯上了二層。

過了不到兩分鐘,就看到這姑娘走下樓來,在她身后,一個矮胖矮胖的中年人,正帶著兩名年輕男女走下來。

這中年人,就是佳寶軒的老板朱偉,他脖子上、手腕上掛了不少珠串,右手里還握著一對兒核桃在緩緩轉動,是圈內人比較喜歡的打扮。

朱偉身后的年輕女子,卻是吸引了江遠的注意力。

或許是因為,男人對美的事物,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好奇~

此時天色漸暗,門口吹進來一陣冷風,拂亂了她耳邊發絲。

她秀眉微蹙,眼眸低垂,似有重重心事,白皙精致的面容透露著些許疲倦和憂愁,讓江遠忍不住生出一種保護欲望。

可她清冷淡雅的氣質,仿佛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讓人覺得多看她幾眼都是一種褻瀆。

而她手里提著的箱子,被一層光暈包裹,甚至比起江遠的青釉瓷盤還亮了不少。

她身后,孫鴻戀戀不舍地從她雪白柔嫩的脖頸移開目光,還不經意地瞟了江遠一眼。

“葉小姐,慢走啊,”朱偉站在門口笑道:“下次有好東西要出手一定要找我老朱啊。”

葉知秋緩緩搖頭,聲音輕柔,卻透露著幾分堅定,“我爺爺留下的青花瓷不會有假,朱老板不認識也無所謂,只是還請不要把這話傳出去壞了我爺爺的名聲。”

朱偉的臉色立刻就難看了些,“葉小姐的意思,是我老朱不識貨咯?”

“你那青花龍紋扁瓶其他方面是沒有問題,可唯獨上面的璃龍不對,畫的像四腳蛇似的,就憑這一點,就足以斷定是仿品!”

朱偉有些生氣,“我還有客人,就不送兩位了。”

孫鴻卻是陰陽怪氣地說了句:“朱老板認不出真正的好東西,卻對一個鄉下小子的破爛兒感興趣,真是有意思。”

孫鴻五官還算端正,可惜面相陰柔,配上此時的語氣,真是有些讓人反感。

江遠無端被人貶低,心里自然也有些不舒服。

葉知秋沒有說話,只是抬腳跨出門檻,下一瞬,卻被江遠叫住。

“姑娘留步,”江遠輕輕喊了一聲,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一抹微笑,“我對青花瓷很是喜愛,也有些研究,請問可以讓我看看嗎?”

孫鴻下意識就對江遠起了敵意,冷哼一聲,“小子,你以為青花瓷和你這破盤子一樣,想看就能看嗎?”

即便是江遠不想搭理孫鴻,這回也忍不住脾氣了,張口就懟:

“就屬你話多,憋不住就放屁,別從嘴里說。”

孫鴻眼睛一瞪,“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比你用嘴放屁好,”江遠白了孫鴻一眼,緩緩起身走到葉知秋面前,輕聲笑道:

“姑娘,說不定我能夠為這件東西正名呢?”

葉知秋猶豫了瞬間,便點點頭,走到桌邊放下手里的箱子,小心翼翼地打開。

一件二十厘米左右高的青花龍紋扁瓶就出現在江遠眼前,散發著只有江遠才看得到的強烈光芒。

朱偉饒有趣味地看著江遠,想聽聽他的說法,也算是探探江遠的虛實,方便一會兒談價格。

江遠仔細看了看這件青花瓷,忽然神秘一笑,因為這東西他曾經見過。

上一世江遠結交了不少收藏大家,就在其中一個名家那里見到過這個青花瓷瓶,還聽那人介紹過這東西的來歷。

于是江遠張口便道:“青花瓷產于唐代,興盛于元代,而成熟的青花瓷出現在元代的景德鎮,紋飾最大特點是構圖豐滿,層次多而不亂。”

“這青花瓷瓶造型規整,顏色純正,左右兩肩各有一條四腳蛇··咳咳··各有一條璃龍。下端有花枝纏繞,花枝繁茂卻多而不亂,倒是符合青花瓷特點。”

江遠回憶著那位名家的話,繼續道:“元青花瓷大改傳統瓷器含蓄內斂風格,突出鮮明的視覺效果和個性,這也符合特點。”

朱偉輕笑一聲,“你說的是沒錯,可現在的仿品要達到這一點容易得很。”

哈哈儿道:走自然要他慢慢的抬起手,轻公主坐屠狗翁道:我老人家连手部没有人为了自己的丈夫牺牲一点,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主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諸葛淸風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梦幻天一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水墨青岚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木易宁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蒋先生的茶壶.

我真不想当至高神

十方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