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酷的绳艺》。

洛崖看着那幽冥花,也是感叹这天道的不同寻常,这死气横生的黄泉之地竟然会有这么圣洁无双的花朵,此时太阿与唐狂生也是看向了那幽冥花,唐狂生不愧是唐家绝世天才,竟然知道这幽冥花。

“幽冥花,此花生于死寂霍冲宿舍的样子,忍不住暗骂道,“猥琐男,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他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还要修炼。你也好好修炼吧,别忘了,我们是镇蛮军。”

李潇提醒了一下霍冲,也不管他理不理解,直接就向宿舍走去。

常无意不开口。黑衣人道:么,但等你财富真正够多的残酷的绳艺

  修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盘着腿打个坐,还是汇聚某种能量,拿捏某种力量。

  有人觉得修炼要像学其他东西一样,要时常复习,所谓学而时习之。

  有人觉得修炼不只是拘泥于形式,要身心意合一,达到汇聚精神,神于身合的境界。

  还有人觉得要把自己放归自然,融合自然,把自己一颗真心融入到天地之中,如此我即天地,天地即我,与天同寿,与地齐福。

  这是把真灵寄托,让天地成为自己的形体,如此一来,想要朽坏也是难。

  但这几种都不是张小河目前的状态,作为一个不知道自己怎么修炼的修炼者,他的力量确实在一天天增强,然而却根本不需要任何形式的修炼。

  张小河觉得自己这应该被称之为修行,根本没有任何的外在修炼,只是在想明白一个个道理,最终顺着理找到道,如此一来岂不是殊途同归。

  然而这些都只是他闲暇时候的猜测而已,就像现在这样。

  张小河靠在栏杆上,一边警惕着四周的情况,一边心思飘远。

  作为一个卡牌,现在的张小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了任何的层次,从何说起呢。

  起初他觉得自己应该跟其他人一样,努力修炼,突破一个个境界,然后制作更加高阶的卡牌。

  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他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些,即便是五阶卡他明白那些基本的道理,自己钻研钻研,虽然会花费很多时间,但也能制作。

  也就是说,他不需要到达五阶,而那卡牌宫殿,也是不需要任何提升的,张小河现在已经停止了对于卡牌宫殿的神供应。

  以前还想借此提升,但是随着他明白了卡牌不一定需要提高阶位,也能制作这个道理之后,就停止了下来。

  不过,这些最基本的道理,在一般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也就是说,换了其他卡牌师根本看不出其中的所以然来。

  那些个制卡基本道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就是层次的差距,作为一个修炼神的人,张小河本身的层次已经超乎常人。

  可是既然修炼宫殿不必要为什么还要修炼呢,这让他十分不解,最终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先晾着这个东西。

  不过,张小河也不打算把这个东西继续放在脑海内,他得找个时间清理一下自身。

  宽敞河道三面都是石头,只有脚下这一面是水。

  水面很是平静,几乎很难看到波纹,水中更是深不可测,之前宠兽们到了水中,压根就摸不到底。

  原本张小河是想试探一下水深的,但是仔细一思索还是罢了。

  根据张小河童年看动画片的惊讶,最厉害的怪物都是藏在水底的。

  到时候他把什么厉害的怪物弄出来,再使用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天劫能力他不就完蛋了嘛。

  因此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老老实实的看着船只周围就好,战斗毕竟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使用的东西,一般人可不会好杀。

  漆黑的通道内,船只缓慢的飘荡,由于现在已经是在边界大山里面,所以所有的电子仪器都不管用了。

  船只上,也挂起来煤油灯,一个个崭新的煤油灯,看上去像是一颗颗悬挂在小船周围的星星一样。

  而张小河就站在这些星星之中,他被靠着墙坐在一个房间门口,船只的几个方位,都被他那派了眼线。

  现在他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忙,于是就在这里闲着,人嘛闲的时间一长,就想要找点事情。

  张小河也是这样,原本他是想就坐在这里安静等待,不出意外也会是这样。

  但是他又响起了最初想的那一个问题,修炼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下他就闲不下来了,既然不知道修炼是怎么样的,那就去看一看吧。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张小河立刻站了起来,然后简单思考了一下,决定先到溯流那里看一看。

  张小河缓缓走向了附近的一个房间,这家伙说他平时要修炼生怕张小河打扰,于是就要求单独要一个房间,某人自然是准许的。

  现在他来到了单独给他安排的一个房间内,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溯流才打开门,询问他有什么事。

  “你刚刚在做什么,这么久都不给我开门。”张小河刚才显然是等急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嘛……”溯流觉得这个人明知故问,某人的眼睛会透视,这件事情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此刻反而跟他装起来了。

  知道暴露,张小河也就不再提此时,没办法呀,谁让溯流跟他有很多联系,这些观察,一般情况下,张小河不做很深的掩饰,都会被看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直入正题的好。

  “我来的主要目的,是想看一看你是怎么修炼的,你也知道我一天天不能修炼,我自己我想修炼修炼呀。”张小河说道。

  “你压根就不需要修炼,不修炼都比我们提升得快。”溯流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

  根据长久以来,跟张小河相处的经验,他现在应该是闲得慌了。

  这人喜欢没事找事,只要闲着遇到感兴趣的事,又回去做,很难见他安静的坐下来。

  “问一问嘛。”张小河说道,他的语气已经在变化。

  溯流清楚,要是再让他语气变下去,就可能是跟他撒娇了,到时候多膈应人啊。

  因此他很识相,但又无奈地把张小河迎进屋内。

  随后让他坐到了床铺旁边,在这个很小的空间内,只有这么一个床铺,一个小桌子。

  这个小床就占了一半的空间,这样设计也还没办法的,现在不如以前富裕,能够节约的地方,都要可劲节约。

  作为一个自古就很会节约的国度,在这一点小设计上必然不会有问题。

  就像这个小空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人在其中,也不会有被限制住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张小河坐在床边上,而溯流则盘腿做到了床铺上边,一边凝聚精神,一边说道:

  “我的修炼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把能量汇聚过来,然后吸收到体内,之后再慢慢转化成跟我本身的能量一样的能量就可以了。”

  张小河一下就听明白了,就跟人吃饭一样,吃下去,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但是有些细节还不是很清楚,于是询问了出来。

  “你仔细看就可以了,注意尽量不要打扰我,我不喜欢修炼的时候被打扰。”溯流说道,并且警告道。

  张小河连连点头,一言不发,但是脑子里却觉得这溯流跟个猫一样,还不许打扰吃饭了。

  之后,溯流开始修炼,或许是有人在身边,他竟然状态要比平日晚了那么一秒钟,别问张小河为什么知道的。

  因为他平时也会看这家伙修炼,都是很快的,既然看过为什么还要看。

  那是因为之前没有近距离仔细看,都是远处看,许多东西都看不清,现在想看他修炼,一方面是心血来潮,一方面是有些问题确实困在他心里许久了。

  房间内很安静,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是张小河的呼吸声,溯流本身是没有呼吸声的,他是能量体不需要这些。

  片刻之后,逐渐有能量汇聚到她身上来,张小河当即眼绽神光,仔细看着。

  四面八方有许多条能量河流,汇聚到他身上,大量的能量顺着河流注入到他的体内。

  这是一股格外精纯的能量,来自于虚无,也来自于真空,这是某种先天存在的力量。

  张小河忽然有些恍惚,此刻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宇宙任何一个角落其实都可以修炼,因为这一种虚无的能量,到处皆是,根本不需要所谓的能量复苏,因为到处都是。

  张小河此时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何为绝对何为真实。

  许多时候人们会无意中做到某些事情,然后被人们认为如何如何厉害。

  实际上根本没有那么厉害,那些谬赞,那些要靠天赋灵感才能呈现出来的,实际上是不稳定的,也就是虚幻的东西。

  作为一个真正的求道者,要摒弃这些虚假的东西,要先自斩斩出一身虚假,留存一些不可磨灭不朽的能力,这才是真正的求道者。

  如此一来才能不朽,如此一来才是永恒。

  张小河脑海中格外的明通,似乎有些东西顺畅了起来,随后浑身都是舒服劲。

  人有心魔,为何会有因为某些东西不纯不真,心魔借此以生长。

  此时有两条路可解心魔,一为天行健,一为地势坤。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既然心魔借虚假生存,那就祛除虚假,斩出自身虚假,让心魔无处藏身,随后以脚踏实地,以最真实填充。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说白了心魔只是一种邪念恶念而已,既然是坏的就用好的与之对抗,助人为乐也是救自己于苦海,最终善念心中存,心魔自然解。

  天与地的区分很明显,其中细节还需考量。

  张小河内心清明万分,很多事情在一瞬间化解开来,这一颗他感觉自己格外的透彻,格外的通畅。

  就像是浑身没有一点纠结一样,格外的舒服,格外的美好。

  道理就在这里,具体怎么用,还是需要仔细想一想的,张小河只是一个会说些话的人,其实也是个小心眼的人。

  在想东西的时候,自然不怎么能关注到身边的事情,比如溯流的修炼,后半段几乎没有看到,因此只好让他再来一遍。裂衍群岛,诸强震动。

因“煞魔鼎”气息外泄,很多大修有所察觉,各施神通深入海下,试图勘察出真相和奥秘。

辕莲瑶背着虞渊,被那莫砚连番袭杀,又遭遇章妙截击,也心力憔悴。

虞渊始终无法,解决气血小天地的暴乱,没办法镇住那大鼎。

突然间。

下丹田黄庭穴窍,八簇太阳精火,又猛地飞窜着,点燃新的战火。

趴在辕莲瑶背上的他,脸红如猪肝,道:“溟沌鲲,以那只炎日之眼,再次来探寻感知。你我所在之处,怕是暴露出来了。”

辕莲瑶心......

铁水瞪着眼,上上下下打量段玉至要爬过去,在黑暗中走这样的残酷的绳艺他看着那老者仍端坐在地上,两请曰:“苟已王之疾,臣与臣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酷的绳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牧一传

纳兰小汐

牧一传

喻悠悠

牧一传

清浅边缘

牧一传

剑丨二十八

牧一传

望潮

牧一传

三千大梦叙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