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烟头中心温度》。

入了山门,两旁也有许多小肆,还有许许多多乞丐,看到有人来烟头中心温度张老头说:我一走近他,就觉得全身发冷,寒毛直坚、连鸡皮疙

逐流山脈內圍的一條山路上,賈絕生與鬼姬二人在前,聊得很是歡快,鬼三默不作聲地跟在他們身后。

二人相處的這段時間,賈絕生幫她解決了許多陣紋書中的難題,僅僅十幾日的功夫,鬼姬的陣法造詣就有了顯著提升。

當然,這一切還要歸功于賈絕生,如果不是他在一旁開導,消耗靈源石布下陣法來指導她,她不可能有如此明顯的進步。

如果說在礦場時,她對賈絕生心存好奇,那么此刻,她對賈絕生是敬佩萬分,再加上之前鬼三對他不友好,這更令她對賈絕生多了一絲愧疚。

人家好心好意的幫自己,但自己的弟弟卻說人家居心叵測,甚至還三番五次的想要把他趕走,但時間卻狠狠打了鬼三的臉。

拿到靈源石的賈絕生,非但沒有心高氣傲,做出傷害他們姐弟倆的事,反而細心體貼,對姐弟二人更是照顧有加。

因此,鬼三對賈絕生的成見,也在他無微不至的關照下,不知不覺的消失了。

只不過礙于面子,他不好意思開口向賈絕生承認錯誤,但在他心里卻是認可了賈絕生。

賈絕生突然想到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便開口問道:“礦場中你有沒有布下傳送陣點,留下的靈源石夠支撐多久?”

傳送陣點跟傳送陣不同,傳送陣點是還未使用過的傳送陣,它可以通過吸收靈源石的能量,來保持陣點的存在,直到靈源石能量耗盡,傳送陣點自然也會消散。

傳送陣是一座死陣,只能每日丟下源石才能使其運轉,一旦沒有了靈源石,傳送陣雖能支持些時日,但也不會太久。

相較于兩者的便利而言,傳送陣兩邊都需要有人看管,每日投源石保持談它能正常運轉,適合熟人見面。

而傳送陣點它會自行吸收源石能量,適合陣法師外出歷練,萬一遇到危險,可隨時布下另一座傳送陣點,以此來將自己傳到另一處。

鬼姬細細說道:“臨走前,我在礦場內布下了兩座傳送陣點,留下的靈源石很充足,應該可以支撐半年之久。”

“傳送陣點外有防御陣法嗎?”熟知傳送陣點弊端的賈絕生,以前可是遇到過傳送陣點被妖獸破壞,所以他才會問傳送陣點外有沒有防御陣法。

“沒有。。。。。。”鬼姬面露窘態地望著他,急忙補充道:“不過,傳送陣點的位置很隱蔽,應該不會被人發現。”

“有時間你回去看一下,多布置幾座傳送陣點,說不定以后可以救你的命。”賈絕生沒有怪她,只是耐心囑咐一句。

鬼姬乖巧點頭,露出小女孩般的青澀,煞是可愛。

這種事若是在以前,鬼三一定會出言指責賈絕生兩句,最少也會給他個眼神,讓他心里有個數,但現在他心中毫無波瀾,完全不覺得哪里不對勁。

“你快點,再不去地宮,那寶貝可都要被鬼門跟刀府的人搶光了。”一名身背長劍的修士對身后的同伴喊道。

一位修士看了三人一眼,便一邊提著鞋,一邊向他走來,道:“來了,來了。”

賈絕生聽到了寶貝二字,便立即發聲讓前面的兩位修士停下,道:“站住!我有話要問你們倆。”

二人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望著賈絕生,身背長劍的修士見他們是三個人,笑問道:“三位有事嗎?”

賈絕生兩手背后,挺胸抬頭地走上前去,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這可跟對待鬼家姐弟倆的態度截然不同。

“地宮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勢力進入地宮了?一字不落地告訴我。”

兩位修士本想告訴他地宮之事,因為地宮也不是秘密了,但看到他傲慢無禮的樣子,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大家都是入流十境,你憑什么用命令的語調講話。

賈絕生走到二人面前,兩位修士相視一眼,便對他起了殺心。

身背長劍的修士手掌揉著脖頸,實則是將手掌伸向劍柄,另一位修士搓著雙手蓄勢待發,只等他再靠近一點,二人就果斷出手將其斬殺。

然而,他們二人的這點小動作,豈能瞞得過在生死邊緣徘徊數年的賈絕生。

只見他袖口處落下一枚靈源石,被他攥在掌中,他所做的這一切,只有鬼家姐弟看在眼中。

當他與兩位修士只有一步之遙時,二人毫不猶豫地向他發起了攻擊,賈絕生屈指一彈,將手里的靈源石送入虛空中。

一道紅藍色屏障將他護住,只聽鐺的一聲,長劍砍在屏障上被震斷,另一位修士倒地打滾,拳骨已然粉碎。

<明白若是季遼把這事捅到執法堂去,那么他們三人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想到這里,許志眼中厲色一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起了殺人的念頭。

許金香被許志這話嚇了一跳,沒想到他竟起了殺人的念頭,要知道殘害同門在宗門里可是大罪,不過她很快的就明白了許志是什么意思,眼睛急溜溜一轉,便下了決心,兇狠的看著院內的季遼。

李老頭也是一驚,他雖恨季遼,卻沒真想殺他,無非就是想著把季遼徹底給打殘也就算了,他可沒許金香那股狠勁,與許金香相處了這么多年,見此時許金香的樣子立刻就明白了她心中所想,當即有些慌亂,猶豫的對著許金香說道“金香,同門相殘可是大罪啊,我們不如...”

“住口,沒出息的東西。”李老頭話還沒說完,便被許金香厲聲喝止,冷冷的掃了李老頭一眼,便扭頭對著一旁的許志點點頭。

“這...”李老頭聽了許金香的呵斥,也不敢說什么,只能順著許金香的性子來了。

季遼眼睛瞟了一眼站在許金香一旁許志,不屑道“想要殺我?我倒要看看各位有沒有那個能耐了。”

話一說完,納氣六層的修為轟然爆發,一股恐怖的靈壓瞬間擴散,在許金香三人的上空當頭壓下。

三人感受到這股靈壓,知道季遼的修為是納氣六層,不過這靈壓之強已經完全不弱于納氣七層。

“這怎么可能,明明是納氣六層,怎么可能有睥睨納氣七層的靈壓。”許志駭然的開口。

許金香也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季遼。

許金香與許志都是納氣七層以上的修為,他們雖然駭然季遼靈壓的磅礴,不過畢竟他們修為在那擺著,倒是沒什么壓力,可是只有納氣五層的李老頭就有點承受不住了。

他感覺一股恐怖的壓力當頭砸下,身體仿佛背了一塊千斤巨石一般沉重,在這股靈壓籠罩之中就連動一根手指都極為困難,他雙腿打著哆嗦,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就在此時,許金香身上光芒一閃,納氣七層的修為轟然擴散,把李老頭籠罩其中。

李老頭身體一輕,周身壓力頓時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許志納氣八層的修為也擴散而出,他手中掐決,一道道光芒在雙手間飛快流轉,一抹淡藍色光暈由體內散發而出,下一刻他化作一道殘影,向著季遼小院急速奔來,他速度極快,眨眼便到了小院邊緣,一拳轟出。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小院的保護光幕立刻浮現,隨著這一拳落下保護光幕光芒狂閃,一圈圈水波般的波紋蕩漾而開,向著光幕四周擴散開來。

許金香也隨之而動,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個人頭大小的紅色繡球飛了出來,拖著兩條紅菱在空中飛舞盤旋。

許金香雙手飛快掐決,對著空中的紅繡球一點指。

紅繡球立刻綻放耀眼的紅芒,轉瞬間便化作一個巨大的紅色光團,向著保護光幕一砸而去。

又是轟隆一聲巨響。

伴隨著響聲,保護光幕微微一顫,竟有些搖晃起來。

季遼眼中死死盯著對面三人,腦中念頭急轉,“這三人中李老頭與女子我到不懼,只是這個男子修為已到納氣八層,卻是不好對付了。”

此時的季遼手里早就沒有中階符箓了,若是有的話,他獨自面對這三人倒還好說,可是現在卻有些難了。

躲在木樓里的龍姬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心里也覺得這三個人無恥,本想出面喝退幾人,就在剛要邁步的那一刻季遼突然釋放靈壓。

龍姬感受到季遼的靈壓也是一驚,她清楚的記得在天塹里季遼不過才納氣三層的修為,而在傳道閣時,他展現的靈壓已經達到了納氣四層,不過才過去一年多的光景,再次見他竟已經納氣六層,而且這靈壓已經完全不弱于納氣七層,這種修煉進度,靈壓的這種磅礴的程度,饒是天驕的她也為之駭然,細細想來,從認識季遼不過三年的時間,這一年一個進境,這種速度就連她也望塵莫及。

想了想龍姬便對季遼好奇起來,略一思索便坐回原來的位置,神識散開鎖定著場內局勢。

李老頭見已經阻止不了,當下也不猶豫,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張火球符出現在手里,靈力灌入其中,一股微弱的火之靈力蕩漾開來,向著空中一拋化作一個人頭大小的火球。

“去!”向著保護光幕一指,火球便拖著一道火光向著保護光幕打去。

許志雙拳藍芒大放,瘋狂的攻擊保護光幕。

葉風流接了任務,然后說了一句:“好的,海格,我會幫你搞到巨龍蛋的。”

海格聞言揮了揮手示意葉風流可以回去上課了,然后便緊走兩步追向馬克西姆女士。

葉風流看著海格毅然離去的背影無語的撇了撇嘴。

就p> “吾乃丹丘生,既得吾之傳承,當以蒼生為念!”這聲音響起,竟是帶著一抹驚疑。

而后此音便是烙印在丹塵魂海,久久不曾散去。

“何人?竟敢來阻止本帝!”而此時,第六層內,一道陰森的聲音旋即響起!

烟头中心温度

”戴天说:”有些相聚是在心中湿的嘴唇,那种秘密而甜蜜的欲小鱼几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烟头中心温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小小的冒险

祥光

小小的冒险

午夜幽魂

小小的冒险

阅落

小小的冒险

五条尾巴

小小的冒险

月寂烟雨

小小的冒险

繁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