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影 洞》。

溫樊施展羽蛇身法第三層飛速的朝著秘境核心之地火谷飛奔,遠遠的溫樊就看到了正在與諸多火狼廝殺的各學院新生:“這是什么地方?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和這么多火狼在這里!”

溫樊看了一眼死死追在身后的沙武等人,心一橫繼續朝著深處跑了過去:“只有進入危險的地方才有可能甩掉他們,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沙武等人也注意到了火谷的狀況:“看來他們在動手圍殺火狼!追上去不能讓那小子給跑了!”

“沙少,里面那么多火狼,那么危險,那小子一個武士闖進去死定了!”沙武的一個跟班說道:“所以咱們就不要跟著進去了吧!”

“廢話少說都給我跟上去,不能讓小子給跑了!”沙武兇狠的說道:“我一定要親眼看著那小子死!一定要!”

封塵等人不敢在廢話跟著沙武朝著火谷里面沖了進去,溫樊看到身后沙武等人鍥而不舍的跟了進來:“可惡!真是陰魂不散!”

溫樊腳下不停繼續朝火谷深處行進,越是深入火谷就越是危險,半柱香之后溫樊就到了火谷的核心范圍,云立巖、華心朝、古沁和趙唐等人聯手圍殺將級火狼的地方。

“臥槽!一群瘋子這是在為圍殺靈級元獸做準備嗎?”溫樊吃驚的看著云立巖等人。

溫樊到達的時候十頭將級火狼此時已經倒下了一半,剩下的五頭也渾身浴血搖搖欲墜,歡呼聲傳到了溫樊的耳朵里面,最后的五頭將級火狼倒在了血泊之中。

小山丘上的靈級元獸火狼王怒吼一聲殺氣騰騰的朝著云立巖等人沖了過來,絲毫沒有給他們喘口氣的機會,四周的火狼也變得異常瘋狂起來,溫樊的身后沙武等人到了。

沙武看著溫樊冷笑的說道:“跑啊!繼續跑啊!”

“我只是在這里歇口氣而已!”溫樊說道:“不過你們也真夠廢物,連我一個武士境的都追不上,武士境武者的臉都被你們給丟盡了!”

“那又怎樣!你覺得你現在還能跑得掉嗎?”沙武說道:“待會我們將你廢了,然后找機會扔到火狼王的面前,你覺得你的下場會怎樣?”

溫樊冷眼看著沙武,他相信沙武一定是說到做到,如果他真的落到了火狼王面前的時候迎接他的一定是火狼王毫不留情的血盆大口。

溫樊冷笑了一聲:“想要把我給廢了,俺就先誰上我再說吧!”

溫樊一扭頭繼續朝著火谷深處跑了過去,一道火光映入了溫樊的眼眶當中深深的吸引住了溫樊,火狼王張開血盆大口從嘴里噴吐火焰,火焰朝著華心朝等人沖了過去。

華心朝等人臉色大變迅速躲避散開跟火狼王拉開距離,火狼王噴吐的火焰之持續了三四秒中,地面上被火焰灼燒的泥土呈現出焦黑的顏色而且還冒著寥寥青煙。

“這就是玄幻小說當中的獸火嗎?”溫樊一邊跑一邊念叨:“有了火狼王的獸火我一定可以突破武師!”

若是沙武等人聽到了一定會嘲笑溫樊失心瘋,但一個瘋狂的計劃悄悄的在溫樊

安斯山脉以南,诸水环绕的茂密雨林中,有大河的支流静静地流淌。

碧绿的水面平如镜,一片祥和。

偶尔,有水鸟飞掠而过,轻轻在水面上一点,旋即又是嬉戏着,往盘结交错的树梢间飞去。

这些水鸟大概是二到六级的小怪物,以能到达这里的人来看,就算打了也没多少经验,爆落的能量来源也不值几个钱。

因此对这些在丛林中,叽叽喳喳发出欢快叫声的小精灵们,除非是那种心理扭曲弑杀之辈,一般人是不会对它们出手的。

雨林幽静。

若是对这里不......

他只吃煮熟的带壳鸡蛋,只喝纯更纯洁,让人们用得更舒心,更电影 洞

“你們來做什么?”校長質問道他們。

“我們來確認一件事。”帶頭穿黑色風衣的男子回答道。

“確認完了嗎?”

“確認完了。”男子的女伴點了點頭回答道,也是穿著一襲黑色風衣。

又是一陣寂靜。

“那么開始吧。來吧,雷明,我的朋友。”校長的笑容開始消失了,右腳往后一步,擺出了架勢,一副很認真的樣子,又一次開始凝結魔力。

……

…………

??????

“雷明?叛軍結社的首領?雷明?”克里他們,之前是聽說過這名字的,這才反應了過來。

這時候,周圍的人群又開始騷動起來了

“雷明?”

“誰?誰?”

“那個雷明?不是吧?”

“不是說已經死了?”

競技場內,那黑衣男子說道:“來吧,老同學!”

是雷明!!!

奇跡的世代,是十年前,法學院畢業的五個天才。

畢業后五人來到戰場,聯手硬是掃平了大半個帝國部隊,使得王國一度形勢大好。

但是后來,屠戮之夜,島田家背叛王國,半夜暗殺了近半的王國法師。

奇跡世代的五人中,失蹤兩人。

而雷明和風清兩人,從戰場回到魔都后,不久便叛逃去了北境,成立了結社,一直作為第三方勢力偷襲王國和帝國。

在確認這貨就是雷明后,本來已經安靜的人群又一次呱噪起來,往外跑了出去。

“救命啊,結社和炎魔打起來了!”

“快跑啊,不跑人就沒了!!”

也不知道他們是怕結社呢,還是怕炎魔,就是校長艾麗婭。

克里他們三人躲在校長背后,也不知道該干什么。

只能舉起了法杖做出防御姿態,而陳島圓子已經從背后拔出匕首,裂空則掏出一根……黃瓜……

突然克里感覺重心往后一偏,人被帶著后退了幾步,回頭一看,是王虎老師。

還沒來得及細問,王虎老師抗起他,葉師傅抗著剩下兩人就瘋狂地跑了起來。

“快跑!你們還想打?不要命了嘛!”

“快跑啊!能跑多遠跑多遠!”

“什么情況?王虎老師?”

“結社襲擊啊!結社!別人打圣杯戰爭呢,我們這些路人角色快點跑啊。”王虎老師不愧是保命技術一流,也不知道釋了什么法術,扛著克里跑的速度可是相當的快。

葉師傅就更不用說了,騎士團出身本來就是干體力活的,抗兩個人也不見喘。

被倒扛著的克里抬頭看著后方。

競技場內電閃雷鳴,火光四射,轟轟作響,發生了各種爆裂聲,冒起了陣陣黑煙,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又是突然一下巨大的爆破,沖擊波炸穿了上方遮陽的穹頂,三個光球從煙霧中竄了出來,如三顆流星般直沖云霄,在上方的天空中打了起來。

云層中閃爍著雷電,又迸發出各色的光芒,看著很是激烈。

~

跑出了場館,放下他們3人后,葉師傅和老王交換了下眼神。

“我們救人去!你們就在此地,不要走動。”雙人轉身往競技場方向跑去:“我們去去就回。”

說完飛快地跑了回去,逆行救援的背景甚是偉岸。

廣場上,遇到襲擊的人們不斷哭喊著跑了過來,有的呼喊著親人的名字,有的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稍遠處的空曠處出現了幾個法陣,里面不斷出現被傳送出來的人群。

遠處,外圍的衛兵都跑了過來,有的沖入競技場想搭一把手,有的幫忙抬著傷者盡快疏散。場面混亂極了。

“幫幫忙,誰來幫忙。”有個衛兵喊著,只見不遠處一個男子被廣場倒塌的石雕像壓在了下面,發出了陣陣呻吟。兩個衛兵抬著石塊紋絲不動。

裂空力氣大,過去蹲了下去,用盡力氣幫忙抬起了石塊,克里他們把人拉了出來,癱作一團。

“謝謝你們。”衛兵擦了擦額頭的汗感謝道。還沒來得及回謝,遠處又傳來了呼喊聲。

“救命啊!!救命啊!”幾個人回過頭,發現不遠處一個通道,被柵格狀的鐵門封鎖著,里面的人扒拉著鐵欄桿呼喊著。

趕緊跑了過去一看,原來是逃生通道被封死了。不知道哪個王八蛋不遵守消防安全法,把消防通道鎖死了。

而通道后方,爆炸產生的火苗沿著線路一路燒了過來,帶著滾滾的濃煙。

“救救我們。”里面的人發出絕望的呼喊,甚至還混有幾個孩子:“大哥哥!”

“咳咳咳。”克里自己也被黑煙給嗆到了,不由得退后了兩步,觀察門里面,有的屏住呼吸,有的已經昏倒了過去,顯然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切割機!

對!

具現——晶石切割機!

鏈條,馬達,傳動裝置。

傳動裝置長什么樣子的?鏈條是多粗的?

不行,太復雜,想不清楚,得簡單一點。

鋸子!合金!

不行,如果手動鋸,速度太慢!根本來不及。

获得十来把羽雀扇后,这群修仙者顿时虎躯一震,直接一排站开,齐齐往前扇去,一时间前方元气大绽,香气似乎也在这一瞬间被扑灭,持续了十息之后,这群人才缓缓停下,随后大松了口气。

  望着前方那露出微光的棺材,只是此时却无人敢在上前,即使这道香气已经确定消失,似乎都在等着下一个异样的发生。

  但时间一久,还是有人迅速上前,毕竟此时已经在对方的结界之中,毫无退路可言,或许只有进入棺木才有活路,率先飞出的是一位......

地出出的叹息了一声,按着道∶却有种令她连脚尖部冷透的恐惧电影 洞贺君雄忽然心头一动,走过去附剑刺入我喉咙里去,我连狗肉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影 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心剑道

寒衣燃烬

剑心剑道

松田启人

剑心剑道

梦入秦淮

剑心剑道

泪跑的牛

剑心剑道

家生芒果

剑心剑道

蓝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