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百炼成神漫画188网》。

他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连他们自己都没有选择的余地百炼成神漫画188网一个人动也不动地坐在车厢里,苍白而美丽的脸上,带着种空虚

第二天。

洛阳城内。

罗策命蔡邕府邸内的侍从们将这些招兵买马的纸条贴在城中,为的是能招募到更多的士兵们。此时,有很多百姓们都来看这些招兵买马的纸条。他们特别地好奇。

在罗策那里。

罗策正在和太史慈去招募人才。他们两个不为别的,为的是能效力汉朝,也能效力罗策。

这时,罗策和太史慈看见他们的面前有一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他们两个看见了,大吃一惊。

突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晕倒在了地上。很多人看见了,大吃一惊。他们都围在了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的旁边。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晕倒在地上。不仅如此,他们两个还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围着很多人,就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走去了。

在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那里。

罗策和太史慈走来了。他们两个挤进了人群之中。

太史慈问周围的一个人:“这人怎么晕倒在地了?”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人对太史慈说。

罗策对太史慈说:“子义,将这个人带到附近的一家酒馆,让他好好吃顿饭。”

“是。”太史慈双手抱拳,对罗策说。

然后,太史慈将晕倒在地上的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给扶了起来。紧接着,他和罗策一起向附近的一家酒馆走去了。

在附近的一家酒馆内。

罗策、太史慈和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坐在里面。此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饭。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正狼吞虎咽地吃着饭,很是吃惊。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说:“你慢点吃啊,这位兄台!”

“是啊!”太史慈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说,“你得慢慢吃,不急,我们又不会跟你抢啊!”

那个穿得破破烂烂、面如土色的人拿起放在桌子左边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他将他手中的酒杯放到了桌子。现在,他的面色变回了青色。他咽下了嘴里的食物。

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对罗策和太史慈说:“对不起,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真的对不起啊!”

“没关系。”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如今天下很多百姓们都没有饭吃,更何况这位兄台呢?”

太史慈也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是啊,这位兄台。我家主公说得没错。”

“你家主公?”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听了太史慈说的话后,觉得很奇怪,瞪大了他的双眼,看向了太史慈,并问太史慈,“你说坐在你旁边的这位兄台?”

太史慈点了点头:“没错。他就是我的主公。”

“不知这位兄台姓甚名谁?”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看向了罗策,问道。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在下姓罗,名策,字子飞。”

“莫非是当今的骠骑将军罗策?”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听了罗策的话后,大吃一惊,问道。

罗策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点了一下头:“正是在下。”

话音刚落。

这时,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突然拜服在罗策的面前。他连续磕了三次响头。

罗策和太史慈看见了,吓了一跳。他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觉得很奇怪。然后,他们两个看向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

罗策对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说:“赶快起来吧,这位兄台。”

“多谢将军。”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对罗策说。

然后,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站了起来。紧接着,他坐到了罗策和太史慈的面前。

罗策双手抱拳,问那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人:“不知阁下姓名?”

“在下姓吕,名岱,字定公,广陵海陵人。”那个名叫吕岱的人对罗策和太史慈说。

太史慈问吕岱:“莫非你是广陵的吕岱吕定公吕学士?”

“正是。”吕岱对太史慈说。

罗策和太史慈双手抱拳,对吕岱说:“久仰大名。”

“岂敢啊!”吕岱也双手抱拳,对罗策和太史慈说。

太史慈问吕岱:“定公兄,为何到洛阳来啊?也为何如此打扮啊?”

“我原本是到洛阳来求官的。但是,在路上遇到了强盗,抢去了我身上的银两,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吕岱听了太史慈的话后,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经过跟罗策和太史慈说了一遍。

太史慈对吕岱说:“定公兄,没关系,我家主公会帮助你的。”

“没错。”罗策点了一下头,对吕岱说。

吕岱叹了太史慈的话后,很惊讶:“怎么好意思让骠骑将军帮助我这个忙呢?”

“没事。”罗策对吕岱说,“这个对我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

吕岱听了罗策的话后,心中顿时有了一丝的温暖:“既然骠骑将军这么收留我,我愿意将军为主公。”

“请起吧,定公兄。”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对罗策说:“多谢主公。”

“对了,定公兄,如今黄巾造反,汉室岌岌可危。今陛下封我为骠骑将军,让我去招募人才,训练兵马,为汉室效力,去消灭黄巾军。公为何不为汉室效力?”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对罗策说:“如今汉室岌岌可危,乃宦官张让等人所误,非百姓所害。今黄巾造反,我也愿为汉室效力。”

“定公来辅助汉室,乃汉室之幸也。”罗策听了吕岱的话后,顿时大喜。

他之所以这么说,一则是为了收服人心,二则是为自己夺得天下笼络人才,为自己所用。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我有两位朋友,愿为主公效劳!”

“是哪两位,请定公说之。”罗策听了吕岱这么一说,顿时有了好奇心,问道。

吕岱对罗策说:“一人乃会稽人,姓阚,名泽,字德润。此人博学多闻,后被人举为孝廉。现在他出任钱塘长。一人乃平原人,姓华,名歆,字子鱼。此二人有经天纬地之才。主公有我这两位朋友辅佐之,那么汉室有救矣。”

“那还请公写封书信,交给他们二人呢?”罗策反问吕岱。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吩咐,我何敢不听呢?”

“那么,待公吃过了饭之后,我们就到中郎府邸去。”太史慈对吕岱说。

吕岱听了太史慈的话后,觉得很奇怪,就看向了自己的主公——罗策:“主公没有自己的官邸?”

“其实是这样的。”罗策对吕岱说,“我是在到洛阳求学的时候,由于银两和干粮都已经吃完,没有力气走了,就饿晕在半路上。后来是中郎大人的令千金——蔡文姬小姐给救了。之后,中郎大人为我和文姬小姐安排了婚事。我就跟中郎大人说,等我有了军功之后,再娶千金。后来,我就一直住在中郎大人的家中。如今就成了这个样子。”

吕岱对罗策说:“既如此,那我就先吃好了,我们在路上说。”

“你慢慢吃。”罗策对吕岱说,而后再看向太史慈,“子义啊,你去把定公的钱给付了。”

太史慈对罗策说:“是!”

说罢。

太史慈站了起来,就去为吕岱付钱。

吕岱听见罗策让太史慈给自己付这餐钱,心中顿时有了很多的温暖。此时的他,不知道如何回报罗策这付餐钱之恩。

吕岱对罗策说:“主公之恩,定公不知如何才能报答啊!”

“定公啊,你是我的部下,我必须帮助你付清饭钱啊!否则的话,我心甚是难受啊!”罗策对吕岱说。

吕岱听了罗策这么一说,眼睛顿时流出了很多的泪水。此时的泪水,模糊住了吕岱的眼眶。

罗策看见吕岱流出了很多的泪水,就对吕岱说:“好了,定公,你不要这么激动啊!泪水都流出来了!”

“对不起啊,主公,我太过于激动了!失态了!”吕岱一边用他的左手的衣袖擦着他的眼里的泪水,一边对罗策说。

太史慈走到了罗策的旁边,双手抱拳:“主公,吕先生的钱我已经付过了!”

“嗯,知道了。”罗策对太史慈说,然后就看向了吕岱,“定公啊,你慢慢吃,不急。”

吕岱对罗策说:“多谢关心我,我必当以我平生之所学,助主公匡扶汉室,统一天下的!”

<

如今帝星学院之中也是一片狼藉,不过对于如今的帝星来说,这既是一次毁灭也是一次重生!帝星学院经过这数十年的磨砺也是有了自己的底子,当年白帝留下的意志,如今终于能够有机会开始执行了!

帝星院长看着那众人说道;“各位请起!我帝星日后还要我们一起共同努力,我帝罡在此拜托大家了!”

众人也是第一次听到院长的名字,帝罡!这是白帝赐给他的名字,当年帝罡乃是白帝带回来的一个孩子,也是如今帝星学院的院长大人!只听那众人......

第四轮比赛如期进行,这次沈深幸运地抽到了轮空签,不战进入了第五轮。

第二天的比赛更是激烈了许多,各个擂台上不时爆发出强烈的波动,伤亡也随即增加了不少,甚至有几个弟子因裁判救治不及而当场死亡的,总裁判不得不临时停了比赛,再次增加了裁判力量,从二人加到了三人。

沈深也知道这很无奈。

修士之间的战斗,瞬息万变,特别是低级修士之间,往往有收手不及的情况发生,对力量的掌控远不如高级修士那样纯熟自如,好在各擂台裁判都提高了警惕,接下来的比赛,再没有出现重大伤亡了。

第五轮的比赛只有四人,沈深和另一个选手上台抽签,沈深抽中的是920号,那是一个炼气九重的对手,也是迄今为止沈深遇到的修为最高的一个对手。

920号对手使用的法宝是一对短小的金斧,黄灿灿地极为夺目眩眼。

沈深不禁有些失笑,看来对方家底丰厚,连法宝都做成了纯金的。看着沈深只说了一句“师兄请”之后就站着不动,对手也憨厚地笑了笑。

“我的斧子是黄金做的,极为沉重,师弟要是撑不住及时认输好了,我会收手的。”

“请师兄尽管放手施为。”

沈深感觉这是一位温和的同门师兄,心里也不禁有些叹息,争强好胜这是人之天性,穷凶极恶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金色斧子划过二道优美的弧线,裹挟着整个战台的空气涌向了沈深。

920号对手虽然淳厚,但一进入比斗氛围,即展现了一往无前的战斗气势,这是一种天生的战斗本能,除非境界相差太大,否则很多对手便会在这样的一种极度压迫下失去直面的勇气。

沈深没有退怯,在金色斧子临近之时,手中的长刀就迎面斩出。

刀势和斧势在半空剧烈地碰撞出一声巨大的声响,二人之间的空间似乎都因这一声巨响而产生了剧烈的摇曳,像要破碎了似的。

二人各退一步,看上去平分秋色,总裁判恰在此时看到二人之间的这一记硬拼,不禁暗自点了点头。

斧子先声夺人,沈深后发却半点没有落下气势,看来这个执法殿的弟子确实有些实力。

如果这个弟子在大比之前,能晋升到炼气后期,那这次的百国炼气境弟子之间的比斗,花影宗很有希望能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名次。

沈深知道只要在第五轮中胜出,就确保了前二名,也就拥有了一个参加百国大比的名额,所以当刀斧在空中相撞各退一步之后,没有给对手更多的喘息机会,长刀随即横扫而过,化作一道闪电般的白色波浪,斩向920号对手的腰间。

又是一声巨大的金铁轰鸣声在整个战台上远远地弥漫开去,这次刀光和斧光直接相撞,产生的空气涡漩让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很多人望向了100号擂台,二个炼气境小修士的战斗竟引发了这么大的风暴,在花影宗大比历史上,并不多见。

从内心里来说,沈深并不想这么高调,但920号对手实力强大,而且纯粹是一个战斗型的疯子,稍有藏拙一个控制不好,便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

好在沈深不但经脉宽厚,源气容量更是远超一般同境炼气境修士,这次碰上这个对手,沈深就想以自身的炼气六重修为,试试面前的这个炼气九重境界的对手,看看差距到底还有多少?

几次碰撞下来,沈深彻底放心了,虽然没有怎么大的优势,但以自己修为也完全可以应对炼气九重。

也许碰到炼气巅峰的可能差上一些,但不久后自己晋升炼气后期,到时候,不动用炼神诀的肉身力量,也可以无视炼气全境的对手了。

炼神诀对身体和经脉的逆天改造,让沈深再次惊喜不已。

金色斧纹和白色刀光在100号擂台上的来回纵横,很快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这是沈深在晋升炼气六重后第一次全力的战斗,更是在不动用肉身力量的前提下,如此淋漓尽致的展现自己的实力。

一旦名额到手,沈深就将成为花影宗参加百国大比的种子选手之一,安全问题得到了基本的保障。

台下的任贤和严立一脸惨白,严立更是庆幸自己的选择。

认输虽然让他失去了一次机会,但同样保住了性命。面子有什么用?没有了命,便什么也没有了。

总裁判更是亲自来到擂台边,谨慎地关注着二人之间的比斗。

花影宗之所以在久恒王国能够传承无数年,与宗门对弟子、特别是优秀弟子的器重不可忽略。

凡是有天赋的p>  “那个……老大,你疼么?反正我是不疼。”

  砰。

  “老大,老大!别讹我啊,你这跟我没关系。”

  三拳打在陈默身上,反而让墨绝手部开裂,鲜血顺着手背往下流。

  甩了甩手上的血迹,动用神术治愈。

  身伤易治,心伤难合。

  墨绝不是对陈默“顺手牵羊”的行为大打出手,而是要发泄自己心底的愤怒。

  墨族被灭就算了,还要斩尽杀绝,这让他心底怒火升天。

  “老大,忍住啊。你这上去时千里送人头的?”

  看着墨绝紧捏拳头,陈默知道对方心底不好受。不然按照他的性格。早就锤回去了。

  咬牙切齿的看向远方,一字一句的说道:“灭族只恨不共戴天,只恨我年老力衰,不足以再战,墨族也无人辛免,唉。”

  “陈默,你可愿意加入墨族?”

  “那个……”

  瞥了一眼墨绝,发现对方目光好像要吃人一样。他觉得要是回答不愿意,马上就是一顿毒打。

  虽然打他真的不疼,肉体可以抗神术的存在,拳脚相加怎么会痛?

  他觉得,现在墨绝心底应该很难受,想要找个人抒发一下自己心中的苦闷罢了。

  退一万步说,墨绝这人还真不错,即使是有目的的,但待人处事还真可以。

  加入就加入,指不定还能领取一个墨族最后的一份子的前缀。这样出门在外就更加不容易死了。

  “老大,我愿意。”陈默装作二愣子回答。

  听到这个回复。墨绝喜极而乐,笑呵呵的说。“好,好!老夫还有一孙女,回去……”

  “等等!”伸手打断墨绝的话语,脸色不解的问道。“你上句话是什么?”

  “老夫,还有一孙女。”

  “不是,我说的上一句。”

  “好!”

  “不是这句,在上上句!”

  “你可愿加入墨族?”即使是再说一次,墨绝说的还是万分凝重。

  这凝重的气氛,压制的他喘不过起来。“这个……好吧~_~”突然觉得,好像皮不得,这要是皮一下估计要皮断腿。

  “回去就安排结婚!”

  “又来?”陈默怪叫。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前面诱惑不成,这次改来威逼了。

  用墨族传承第一的理念来压制人,这好像还真的拒绝不了。

  “什么?”墨绝看了眼大惊小怪的陈默。

  “emmm……”

  脑部在思索,速运行速度已经达到每秒一千次。无数句话语被推翻,又有无数种可能新建立。

  可能的基础上,墨绝又会有几种可能。

  就这样足足思考了五分钟,墨绝也等了五分钟。排出各种不靠谱和明显靠主角光环的谈话技巧后。陈默选择了最怂的一种。

  “我觉得,最好不要谈结婚这个事情!”

  “嗯?”墨绝“虎目”一瞪,神色不善的看着陈默,好像不给个理由就打死他一样。

  头皮发麻,生存又如此困难。陈默将早就想好的说辞道出。“你知道什么叫flag么?”

  “弗拉格?这是什么?”古代人(异界人)表示自己没听过英语,这又不是美国科幻电影,哪有外星人全部说英语的设定。

  “呃……是一种语言诅咒,一般说出这种话的人后来都会死的很难看。比如‘××之后,我们回家。’,‘打完这一仗,我们回家结婚’。‘三小时之后,我回家吃饭’之类的。你想想,是不是说过这种话的人,很少有能活着回去的?”

  陈默发的技能忽悠,不管对不对,先忽悠再说。结婚这事情能哄一会儿是一会。

  “对!好像是的。”墨绝听到陈默的话,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在他半百的经历中,好像不少人死之前都说顾这种话。

  这么一说,这个真的是诅咒?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他觉得这话还是晚点说。“那个……结婚就不必结婚了……”

  “呼……”陈默缓了口气。可是气没有那么好缓的。

  墨绝马上说:“就直接当妾房吧,我墨族都灭亡了,不在弄这些繁文缛节,你只要当墨族人一天,开枝散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擦?还来?”

  

百炼成神漫画188网

献果神君皱起了眉,道:此人武也笑了笑拱手道“原来是燕公子萧飞雨眼珠一转,道:认输的人暗林里,还有两个人,两双眼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百炼成神漫画188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红警征服世界

白化骨

红警征服世界

秋风123

红警征服世界

十连抽

红警征服世界

Ayzo

红警征服世界

小小牧童

红警征服世界

涛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