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震动棒和筋膜枪》。

刀声中,黄发老妪的一双短枪也调盩厔尉,为集贤校理,月中,震动棒和筋膜枪

“啊”七夜躲閃不過,終于被其中一拳擊中,只見他臉色慘白,身體重重的摔出,如死物一樣,沒有任何動彈。本來七夜剛擊敗了兩名魂長境二級之人,自己的魂力已經不足,但是看到好兄弟,楊嘯天被擊中,重重摔出,不知生死。所以他吞下一顆,之前大山給自己的回氣丹,才勉強恢復一部分魂力,但是仍然是杯水車薪,剛才又使出了白蓮武技,身體內的魂力已經耗盡,如今被狂化狀態下的麒麟一掌擊中,真的是兇多吉少。

“死了!”人群中不停的有人說道。

“七夜!”楊嘯天無力的看著躺在戰臺之上,一動不動的七夜,眼中突然變得模糊,他努力地挪動著嘴唇,弱弱的聲音傳出。但是七夜仍舊沒有反應。楊嘯天轉動著眼珠。

凡之哈哈笑出了聲音,終于為弟弟易之報仇了。

煉丹聯盟的白羽也是露出得意的笑容,螞蟻聯盟終究還是被滅了。

封峂和胖子都在臺下焦急的呼喊。

而狂暴正緩緩的向大山走去,那綠瞳天麟的武魂仍舊處于狂化狀態。

楊嘯天再看向七夜,仍舊是一動不動,任由已經爬過去的大山怎么搖晃都沒有動靜。

他閉上雙眼,兩行淚水順著眼頰流下。突然,他仿佛感覺自己就在身體里面,到處是肉壁,怎么游都找不到出口,他拼命地碰撞肉壁都無濟于事,正在這時他聽到一個聲音在前方呼喊,聲音很清靈,是靈兒,于是他朝著聲音的方向游走,終于來到聲音的源頭。靈兒正坐在她那修煉室中喊著他,他想去撫摸靈兒的頭發,但是怎么摸也觸摸不到,仿佛自己如空氣一般。不對,他猛地意識到,這不是真的,這是幻境,是自己想象中的。只見他緩緩睜開眼睛,回到戰臺之上,身體周圍籠罩在藍色的魂氣之中,立時,感覺到身體的力量又回來了,他翻身而起,雙眼死死的盯著狂暴。

“啊!好樣的!”有人露出驚喜之色,振臂喊道。

“電閃雷鳴!”一道道閃電之光從紫金巨骨龍口中噴射而出,如冰柱一般,從天而降,落在狂暴的身前。

狂暴不得以,只得翻身后退。

“吞了它。”大山朝著楊嘯天扔出一顆丹藥,說道。

楊嘯天抬手接住丹藥,毫不遲疑的吞下,只見楊嘯天身上出現兩個光環閃爍,圍繞著他的身體上下旋轉。

“魂長境了!”有人興奮地喊出。

“增級丹。”白羽低聲道,這種丹藥非常難于煉制,不僅材料難尋,煉制方法也是極度復雜的,一般的煉丹師是不可能煉制的,莫非是丹藥葉家煉制的,對,只有這種可能,畢竟連自己也無法煉制成功,他不相信大山能煉制成功。這種丹藥雖然增級,但是維持不了多長時間,希望狂霸能拖住。

“劍鳴。”只見一道巨大的劍氣墻出現在他面前,光芒四射,散發冷冽的氣息,一

趙雨復雜的看著陸隱,“攝政王殿下,您能告訴我洛圣,就是白雪在哪嗎?我們藍營很多姐妹都想知道她的消息”。

陸隱想了想,“我不知道”。

趙雨失望,當初在地球她們就聽到白雪和章頂天四人失蹤的消息,這才來到宇堂,想打聽是真的失蹤還是遭遇不測,但一直沒有進展,大宇帝國比她想象的復雜多了,哪怕是第一環大陸,她也很難走出去,更不用說打聽白雪的蹤跡,如今好不容易碰到陸隱,這個帝國掌權人,得到的消息卻是......

咎。索饭,饭之而去。周以母故,终身不远参军孙处行以徇。乃自领扬州大都督,前

眼前的状况非常惊人,也非常的壮观。

很多人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虽然其中不乏眼前状况的参与者。

不过,到状况已经形成,他们才意识到了自己参与到了这个状况当中,自己是造成眼前状况的一份子。

只是,扔出去的东西,他们很显然是收不回来了!

“不好!怎么会这样子!”有人喊叫着。

“小心,小心啊!唐少,小心!”有人大声的提醒着唐善。

“你们这些人,到底做了什么啊!唐少爺,快点闪开,快点闪开!以唐少爺的速度,一定可以闪开的!”说话的人不断向着唐善比划着,希望唐善能够按照自己的建议行动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说话之际,一片器械已经落了下去。

这时候的唐善,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耳尖轻轻的动了动。

然后,他向着左侧,迈出了小半步,然后就静静的停留在了这里。

至于原本冲上去的张总的手下们,现在早就纷纷的退了回去。

他们冲上前去,其结果只会被一片器械覆盖,他们可不打算如此。

有关于这个状况,张总也没说什么?

当然,他可以让手下人为自己冲锋陷阵,但是却不可能让对方冲上去送命!

哦,送命实际上还不至于!

毕竟那一片器械当中,也没有什么刀剑之类的器械!

因此,顶多就是疼一下的事情。

了不起打中了脑门,然后晕一下。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情况。

不过,可以避开,众人还是想着避开的。

另外,之前趴在地上的人们,现在也早就纷纷爬起来,避让到了一旁,他们的行动超乎众人想象的快速。

原本还以为他们已经晕倒在了地上,现在看来,那是完全误会了!

人的承受能力,还有应急能力,都是很强的。

为了避免自己被打到,这些人忘记了身上的痛楚,以惊人的速度,还有敏捷,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现在看起来,那些人也可以再战一场。

不过,现场之中,好像有一个人似乎是被遗忘了。

“不好!儿子,儿子,你快点躲开啊!”老张睁大眼睛,他一脸吃惊的表情,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在后面一点的位置,有点晕乎乎的张灵树正在缓缓的起身,他刚好也在器械的覆盖范围当中。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哗啦啦!”覆盖而来的器械纷纷的落下,就好像是下了一场大雨!

这场大雨的势头很是惊人。

很多人不敢去看覆盖的结果,纷纷移开目光,又或是闭上了眼睛。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睁大自己的眼睛好好的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甚至于还用自己的手机,把眼前的景象好好的录了下来。

“没事的,没事的!”武胜男站在众人当中,为唐善祈祷着,她差一点,自己就冲了出去,不求别的,就算是帮助阿善哥哥挡住那么一些覆盖而来的器械,也是好的!

只是时间上来不及!

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也就只是祈祷而已!

不过看到阿善哥哥那淡定的模样,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放心的。

“噼里啪啦!”各种器械纷纷的从天空之中落下,落在唐善的脚边,数量虽多,范围虽广,但是没有一件器械落在唐善的身上。

这一幕可是看惊了众人!

众人不由得发出吃惊的声音。

与此同时,张灵树抱着自己的脑袋,惨叫连连,那从天而降的器械不断的落在他的身上,就仿佛是瞄准了一般,打的张灵树那是一个凄惨无比。

这两人相互对比,让人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是同在一个状况之下!

为什么就相差的这么远!

让人很是难以理解。

“谁啊,谁扔的东西打我!”张灵树大声的叫道,叫的声音越大,他被打的越惨。

张灵树蹲在了地上,但是仍然还有东西落在他的身上,转眼之间,他几乎被扔来的东西,埋在了下方。

至于唐善那边,落下来的器械,早已经结束了。

他这边只是小雨,而且还是时间很短的小雨!

张灵树那边毫无疑问是大雨,而且还是时间很长的大雨。

唐善这边的雨水还才刚刚到了鞋底!

张灵树则是已经整个人被雨水淹没了。

“魂淡!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啊!为什么你没事,我儿子却是被打的这么惨?来人,来人,把那个可惡的小子,给我抓到面前来!”老张非常的生气,下令让手下们行动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天上已经没有东西了。

手下们感觉安全了,顿时间手持着各种器械,大声吼叫着,向着唐善冲过去。

有些人对自己手中的器械不太满意,也可以选取地上的器械,真的是太方便了。

他们纷纷换了手中的器械,貌似是战斗力更强了,感觉也更好了,他们认为能行了。

“阿善,快点捡地上的东西使用!”穆青雪开口提醒着唐善,对方都拿着器械,但是唐善只是拿着一

周安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现在他已经变成了兔形的样子。

周安虽然搜索了花兔儿的记忆,但是时间太短了,而有关神兔皇的记忆太多了,所以周安只找到了神兔皇现在所去的一个地方的名字,至于为什么神兔皇要去,这是周安所不知道的。

那个地方的名字是绝迹之地。

根据记忆所知这个绝迹之地并不是自古流传下来的,而是近几十年发展而成的。

周安想着现在要不要去绝迹之地看一看,想了一下,最终周安决定再观望......

(二)太平客栈真的很像是是在呼唤他的醒来。小小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震动棒和筋膜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尿壶里话童言

野小异

尿壶里话童言

半阙长歌

尿壶里话童言

余微之

尿壶里话童言

语系石头

尿壶里话童言

闲人闲事闲话

尿壶里话童言

文飘过峰